从《神枪手》、《证人》、《火龙》到新型小说

作者:影视影评

       作为擅长警匪片系列的导演,林超贤这几年绝对处于状态和风格上的巅峰。比起一班前辈如李修贤退出江湖,林岭东、黄志强销声匿迹,陈木胜迷失方向(陈的新作《全城戒备》明显患了大头症,螳臂挡车地跟好莱坞较劲,偏偏遗忘了自身的长处和优势),林超贤难得地克守本分、默默耕耘,三年来维持了极其稳定的产量和可观的成绩。从《神枪手》、《证人》、《火龙》到最新作品《线人》,林超贤逐步摸索出深刻而凌厉、写实而暴烈的新一代警匪片个性,作者风格别无分店。

    新作《线人》是林超贤作品中结构最完整、作风最鲜明的首本戏。作为2008年口碑载誉的《证人》之姊妹作,林超贤和编剧吴炜伦的聪明之处,是一方面保留了《证人》中对现实的强烈控诉和充满火气的创作态度,另一方面又不论在人物设计、剧情编排甚至宣传包装上,都把《线人》当成一部全新的作品———既唤回喜欢《证人》的观众对电影的熟悉感,又不会被人垢病是在照板煮碗地重复前作。(南方都市报 www.nddaily.com SouthernMetropolisDailyMark 南都网)

从《神枪手》、《证人》、《火龙》到新型小说《窥探》。从《神枪手》、《证人》、《火龙》到新型小说《窥探》。    《线人》最点晴的改变,是两位男主角的角色设计,明显跟《证人》有天渊之别。《证人》里张家辉饰演独眼杀手,表面凶残成性、杀人如麻,但行凶背后原来只为赚钱照顾瘫痪在床的妻子。亦正亦邪的边缘人物命运,为角色赋予了黑白难分的孤独和无奈感。张家辉亦演活了角色深藏不露的暴戾与温柔,横扫各大颁奖礼的影帝奖座,绝对实至名归。但来到《线人》,林超贤对张家辉这个好拍档的信心和期望更多,让他改变戏路,从心狠手辣的悍匪摇身一变为不苟言笑、处事冷静的高级警务人员。编导从人物性格、言行举止到服装造型(如笔挺的西装和粗框眼镜)处处落力,令一个沉闷刻板、公事公办的公务员形象顿时变得可信。但是,只要你看过《线人》,自会明白,这个角色其实比《证人》中的杀手演出难度更高。张家辉在电影前半部刻意将演绎幅度调至深沉内敛,无非是为剧情下半部揭破角色其实不可告人的阴暗面;他小心翼翼地抑压感情,无非是酝酿后来情绪一发不可收拾的爆发。影片后段几幕重头感情戏,如他目睹妻子命丧车祸、为救线人谢霆锋而在学校厮杀,张家辉的狂、狠和痛,都经过了前面的冷和静得到了对比和释放,从而逼出一份教人震撼的演技张力。从《证人》到《线人》,张家辉的演技修为又到了另一境界,他已经深谙演技的精髓是营造角色的感染力;如何收放自如、准确到位,现在的家辉已成竹在胸,不费吹灰之力。

从《神枪手》、《证人》、《火龙》到新型小说《窥探》。从《神枪手》、《证人》、《火龙》到新型小说《窥探》。从《神枪手》、《证人》、《火龙》到新型小说《窥探》。    另一位男主角谢霆锋,在之前的《证人》中,仍被人批评演得太过用力,每到感情戏便堕入歇斯底里的窠臼。但《十月围城》之后,谢霆锋的演技无疑进入了新阶段。他终于摆脱了偶像派的包袱,懂得放下形象融入角色,演得亲切自然。《线人》里谢霆锋剃了光头,衣衫褴褛,整天被人痛打追杀,演得惟妙惟肖,他真正“享受”做一个没有未来和理想的小混混。正因他演得入木三分,才突出了角色的教人同情。“细鬼”最后的悲剧收场令观众低回落泪,全靠谢霆锋丝丝入扣的细腻演技。

    《线人》另一惊喜,是一向演惯台式文艺片的桂纶镁,转换戏路演个强悍泼辣的黑帮大嫂,竟然入型入格。你很难想象,她就是当年《蓝色大门》和《不能说的·秘密》里的纯情小女生,这当然归功于林超贤的独具慧眼和导演功力。(南方都市报 www.nddaily.com SouthernMetropolisDailyMark 南都网)

    继续期待“林超贤作品”,能为未来的警匪片开拓更多与别不同的新路向。

本文由www.312.net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