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冥王星微博

作者:影视影评

JN:你想出这一系列强大的法则,是因为电影的前提是做梦者不知道自己在梦中。你必须守住这一点。这样会有意思得多,因为感觉上更接近现实。

www.312.net,梦境/
创造/
感知/
电影/
诺兰兄弟对话录

克里斯托弗•诺兰:我想有十年。

JN:梦境常常被牵强附会到古怪又过时的心理学理论上,有点败坏了它的名声。但所有这些理论都缺乏科技的支持,虽然梦境的原理极其复杂。

CN:的的确确,在写作过程中,我就在寻找一种逻辑,能给这个故事设定法则。我看了第一部《黑客帝国》之后,觉得这部电影太棒了,但我不敢说自己完全理解醒过来的那些角色的能力范围。
    相比之下,《盗梦空间》是关于更为生活化的梦境体验。它所讲的与人类的真实体验更加贴近。它并不质疑生活中的现实世界。它只是说:“好吧,我们每晚都做梦。要是你能与其他人分享你的梦会怎样呢?”梦境成了另一种现实,就是因为梦变成了一种交流的形式——就像打电话或上网。于是我要在影片里设定一系列法则、一系列逻辑,如此你便可以看清楚为什么梦境不是混乱无章的——为什么必须井然有序,以及为什么需要
造梦师和建筑的思维去创造梦中的世界,让目标进入。

JN :十年?我在回想你第一次和我说起这个想法是什么时候,因为那时候你在琢磨好几个不同的商业间谍剧本。

JN:每个人都能在梦里做超人。但你片中的人物用技能与智巧在梦里行动——那种操控梦境的智巧。

乔纳森•诺兰:我们来谈谈剧本吧。你构思了相当长时间。

CN:对——正是如此。这部电影关于智巧,所以会引入盗窃片 的概念。之前我构思过商业间谍一类的题材,不过一旦你想表现骗局、迷惑的微妙技艺,你就进入了盗窃片的范畴。我明白要用盗窃片的结构网罗所有的想法,我的剧本正是从这里开始,大概是十年之前。
    问题在于如何完成这个剧本,因为盗窃片作为一种类型总是刻意拍得肤浅,拍得刺激,一般只是把它当做消遣。而我意识到如果谈论梦境,故事的成分中需要更强的情感共鸣。所以在《盗梦空间》里加入类型片元素的风险——不同于科幻片与007之类的故事结合——等于说:“好吧,我们要拍一部盗窃片,而且要安排很大的情感成分。”
(未完)

CN:没错,醒着就不行。清醒的时候没法对影成三人。

JN: ……梦境是个有力的反驳。

CN:我猜想梦境不是热门科研题材的原因在于它的主观性,它太随意了。

JN:你第一次向我描述梦境有多么微妙之后,才促使我去思考梦境与感知的不同。从这个角度透视人的意识有迷人的效果,因为梦境远比感知要广阔。然而针对梦境的科学研究似乎不太多。

JN:你在和自己下棋,却没有意识到你是你自己的对手。

CN:对,因为能够创造一个完整的世界,并且和梦里的人对话——你感觉自己在对话,但你是在把那些话塞到对方的嘴里。

和冥王星微博。CN:确实。你必须爬起来吃早餐,然后再回去睡觉,因为你前一天晚上四点才睡。但我总是能吃到早餐,之后我会回去睡两三个小时。在那种有点怪异、有点混乱的睡眠里,我发现自己的梦很鲜活,而且当你意识到你在做梦,你可以控制梦境。
和冥王星微博。    我觉得这种感觉真的很神奇。我记得在一个梦里,我对自己说:“好,书架上有一堆书。如果我取下一本翻开,我能读上面的字吗?”能的,因为你的大脑虚构了书上的字。或是你走在梦中的海滩上,抓起一手的沙子,你可以看着这些细细的颗粒,心想:“嗯,我的大脑在一把沙子里创造了数不清的颗粒。”
    这分明意味着——忘掉脑中创造与感知之间那堵传说中的墙——人类意识的无穷潜力。对我而言,这才是最激动人心的。因为人们一直在讨论这个问题,喜欢把人脑比作计算机。我对否定这种比喻一直很有兴趣。于是我觉得梦境……

CN:是的。然后我把商业间谍的想法融进了我构思了更久的一样东西,就是梦境。
    我很清楚地记得它的由来。我对梦境的兴趣来自于我意识到,做梦的时候,你在创造你所感知的世界,我觉得这种互为因果的状态很神奇。我记得在大学里我们有免费的早餐,早上九点结束……

(全文请关注寒冷冬季登陆的10万册大型故事双月刊《冥王星001》
和冥王星微博。更多诺兰中译文请关注“冥王星pluto story”豆瓣小组和冥王星微博。http://www.douban.com/group/PlutoStory/
和冥王星微博。和冥王星微博)

JN:(笑)那是你的美好回忆。

CN:没错,而且我认为那些原理是可以分析的。当科学与哲学交错,当人脑科学遭遇哲学的边界,人们就会坠入抽象中。所以这部电影想守住科幻的领域,这样就不会变得抽象或难以理解。电影中的角色有特定的做梦法则,这些法则定义了现实,也定义了他们的梦境。这些角色熟知法则,引以为傲,并且绝对遵从。

本文由www.312.net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