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家兄弟与涛叔因为陆国公司上市难题成仇

作者:影视影评

《窃听风云3》终于上映,整个尖沙咀地铁站里贴满了土豪金式的推广海报,而电影的预告片,在一月前就已经惹得香江满城风雨。除了它以「公司上市广告」这一特别的预告手法令观众耳目一新外,更重要的是,它触及到了一个不可避而又不可碰的社会议题:丁权。然而,倘若观众因得之前的宣传而热血澎湃地走入电影院,只怕出来的时候,多少会有些意兴索然。

陆家兄弟与涛叔因为陆国公司上市难题成仇。陆家兄弟与涛叔因为陆国公司上市难题成仇。所谓丁权,指的是自1972年始准许新界内年满18岁的男性香港原居民,每人一生可以一次无需缴付地价,建造一座最高3层,每层面积不超过700平方呎的丁屋的权利。该政策被称为「新界小型屋宇政策」(New Territories Small House Policy),自港英政府延续至今。在现实中,丁权问题颇为棘手,牵涉到人权、平等、土地、城市发展等社会议题,电影中涛叔的那句「丁屋系时候了断」撩拨了不少港人的神经。《窃听风云3》的故事,正是围绕着「丁权」这两个字而展开,它虚构了一个「可能的」丁权问题解决方案,然而这个方案的背后,却是资本入侵对在地人的鲸吞蚕食。

陆家兄弟与涛叔因为陆国公司上市难题成仇。作为大热作品「窃听」系列的第三部,《窃听风云3》(下称《窃3》)尚算合格。相比起前两部,《窃3》有着更为复杂纠结的人物关系:

新界围村的陆氏老太爷涛叔带领四个陆家兄弟:陆永富、陆金强、陆建波、陆永泉,与提供外部资本的万总合作,利用「最后的」丁权,建设丁屋大厦,名义上是为发展新界,退地政府,实际上是为了在暴利的地产项目上赚个盆满钵满。另一边,与地产界四大家族代理人司徒光合作的大地主陆永远并不赞成这一计划,涛叔便下令除掉他,最后动手杀人的,是陆永远与陆家兄弟的好友罗永就。阿就因此坐牢五年,出狱后发现陆家兄弟与涛叔带领的陆国集团已经称霸一方。

陆家兄弟与涛叔因为陆国公司上市难题成仇。然而,他却让狱友黑客阿祖帮手窃听监视了陆家兄弟。原来在他坐牢期间,陆家兄弟与涛叔因为陆国集团上市问题闹翻,陆家兄弟发动村民与涛叔对着干。曾是阿就女友的陆家三小姐,涛叔的女儿找到阿就要他帮忙打垮陆家兄弟。同时,陆三小姐背着父亲与司徒光合作,只为让陆国集团顺利上市,这样女儿身的自己才能在父亲过身后在男尊女卑的村里和集团里有话事权。涛叔不同意女儿的决定,因为这帮地产界人曾为了收购围村土地撞死他的老婆,可铁了心的陆三小姐因此对心脏病发的父亲见死不救。

最终,阿就成功收集到了让陆家兄弟阋墙的证据,让陆永泉因贩毒藏毒被捕,促使冲动的陆永富打死与他妻子偷情的陆建波。老奸巨猾的陆金强通过放在涛叔家的监视器找到了陆三小姐弒父的证据,自以为能逃过一劫,却被阿就用撞死陆永远的招数逼到死路。陆永富突然出现为陆金强解围后将阿就、陆三小姐、司徒光等人困住后被汽车爆炸炸死,而他自己被阿祖撞向废弃车山被压死……丁权、地产、上市、集资,陆氏众人以命相搏,最终换来的,却是一场空白头的浮生梦。

陆家兄弟与涛叔因为陆国公司上市难题成仇。但是,正因为人物关系错综复杂太过刻意,反倒消弱了电影的叙事效果,很多细节处理的支离破碎,甚至可谓混乱,很容易让观众失焦。单纯从叙事角度来看,远不及《窃听风云1》的酣畅淋漓与丝丝入扣。而有关丁权的呈现,随着人物关系的抽丝剥茧而淡化,最后全片只剩下对资本家无尽欲望的控诉。

起承转合差强人意,丁权讨论隔靴搔痒。尽管电影有着不错的立意,然而在庞杂的线索中被层层削弱,让人有种难忍的失落感。其实《窃3》里论及丁权的地方并不少,比如陆三小姐需要面对的土地继承权「传男不传女」,在现实里,新界女原居民没有丁权,然而新界的男原居民到了十八岁就自动享有丁权,因此一些已移民或海外出生的男原居民会回港领取身分证申请丁屋,反而女原居民,即使留在村中,也没有丁权。这也就是为什么,片中那些男青年,愿意为了三十万雪花银出卖丁权,得来太易,必不受珍惜。正因为这一荒谬现象,许多人认为丁屋政策违反人权,盼望废止。

另外,片中受贿的马官员,同样是对现实的一笔描摹。新界原居民转让土地及土地上的丁屋等需要政府批示,否则,政府有权收回土地。然而,很多原居民在未获政府批准及未补地价前,将以优惠价获批的丁屋资格卖给地产商获利,经发展商兴建销售「丁屋大厦」予「外人」,俗称「套丁」。在电影里,这一切因为行贿受贿高管参与被合法化。

然而,或许在现实里,支持丁权的「既得利益者」与反对丁权的「非既得利益者」总各执一词,动不动抬出《基本法》与《人权法》对垒。在《窃3》中,关于丁权的讨论也只好点到为止,不破不立,给出一个「或然」的结局,倒也十分讨巧。

说白了,一切的爱恨嗔痴,最后的指责都落到了魔怔后的人心。罗永就是全片的线索和关键人物,而他两次出卖兄弟,杀人或窃听的动机,只是自己对陆三小姐的一腔热爱。陆三小姐对父亲见死不救,其一为父亲强迫自己堕了和阿就的孩子,其二为解除一直套在自己项上「男尊女卑」枷锁。陆金福兄弟等人,男村民甲乙丙丁就是一个贪字,强征同村土地,合演苦肉计骗建材偷龙转凤昧着良心。司徒光代表的外来四大家族对土地虎视眈眈,万总代表的外来资本成功「放长线钓大鱼」,至于太爷涛叔,他贪他食古不化,最后死于他对家族对地的割舍不下。在《窃3》里,所有人都是坏人,都有一己私欲。这种一反常态的论调,抛弃了正与邪的二元对立,赤裸地展现了利益集团的斗争纠葛,最惨的还是平民百姓。

忽然想起《魔警》里,年幼的阿祖会烧死张家辉饰演的警察,也是因为阿祖的父亲在保护土地的抗争里间接因家辉而死。香港的三位优秀电影人,不约而同地在电影里展现了土地这一议题。在《窃3》中,借周迅之口说道:「土地不是用来买卖的,是用来种的。」最后阿祖听进去了,在买来的地里侍弄作物。然而早已被横流的物质冲刷殆尽的你我,又是否能静下心,想想《风云》里的誓约是否已失约。

「青山原是我身边伴,
伴着白云在我前,
碧海是我的心中乐,
与我风里渡童年。

是谁令青山也变,
变了俗气的咀脸,
又是谁令碧海也变,
变作浊流滔天。」

Copyright © 2014 www.AKIRASTAR.com(獨孤树) All rights reserved.

本文由www.312.net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